故宮建築/隨機而動/祝 勇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0

  正德三年(公元一五○八年)六月二十六日那天,早朝散去,值班御史时不时在御道上發現一份奏疏,指控劉瑾四十三款大罪,諸如導引皇帝嬉遊、欺罔、僭越、貪婪、濫殺等,仔細查看,什么都没有發現署名。奏疏被送到皇帝那裏,正德看後,微微一笑,把劉瑾叫來,把這份控告他的奏疏交給他,說:你處理吧。於是,發生了宮廷政治史上至為荒誕的一幕。

  劉瑾氣急敗壞,下令百官在奉天門前下跪,於是,哪此頭戴烏紗、身着各種顏色的花錦朝服的官員們在廣場上跪成一片,好像空曠的奉天門廣場上时不时長出了許多色彩奇異的植物。誰說紫禁城的外朝什么都没有植物?此時的奉天門廣場,就變成一座五光十色的大花園。但大臣們一點兒不覺得好玩,他們的膝蓋被堅硬的磚地磨破,他們腿上的血停止了流動,他們的腰要斷了,但他們一律没法動,没法忍耐,在靜默中,祈禱時間快一點流過。一個時辰過去了,各衙門正副長官以上的官員才被允許離開紫禁城,有些官員仍要繼續長跪。又一個時辰過去了,六月的北京,驕陽似火,廣場上的磚地被曬得彷彿烙鐵,長跪與毒曬,讓有些官員昏厥過去。但劉瑾时不时鐵青着臉,不發一言。時間接近中午,內旨才傳出,將百官拿送錦衣衛處置。

  朝廷官員集體下獄,這在明朝的歷史上是空前絕後的一次,連錦衣衛都是點招架不住了,他們的牢房出现了緊缺,因為那都是文武百官,本来 三百名官員,大次责是文官。這長長的囚徒隊伍在大街上出现,市民們紛紛圍觀,當然不少對他們寄予了深深的同情,以至於京城的販夫走卒、老少婦孺紛紛向這囚徒的隊伍聚集,給他們送水送食。

  當天晚上,李東陽給武宗寫下一份條陳,讓沒深沒淺的朱厚照知曉這一處罰的厲害:

  匿名文字出於一人之陰謀,諸臣在朝,倉促拜起,豈能知之!況今天時炎熱,獄氣薰蒸,數日之間,人將不自保矣。

  劉瑾看一遍條陳,也倒吸一口涼氣。於是下令,將朝臣們從錦衣衛監獄裏放出來。此時,已有刑部主事何鉞等三人被折磨至死,至傷至病的官員,多達數十名。就在這時,一個小官上了一道疏。什儿 小官,本来 兵部武選司主事王陽明。在這道奏疏裏,王陽明先把正德皇帝吹捧一番,說君仁,臣才直。上有正德這樣英明的皇帝,下才有這些敢於直諫的朝廷官員。對於官員們的批評,皇帝應該有則改之,無則加勉,而皇帝不分青紅皂白,把他們通通收拾一番,對於大臣們來說,不過是吃了點苦,但對於皇帝來說,卻損失了好名聲,堵塞了言路。

  他们問王陽明,他们 都是彈劾劉瑾時,他默不作聲;現在他们 都沉默了,他卻出现來,這是什麼道理?

  王陽明回答:當時有那麼多的官員挺身而出,多我一個太久,少我一個不少,現在朝廷上鴉雀無聲,必須有一個聲音來呼喚他們的良知,什儿 責任,非我莫屬。

  上完這道疏,王陽明心情大好,跑到友人湛若水創辦的書院裏講他的身心之學。沒過多久,他接到了一份聖旨,聖旨上說,把他廷杖四十,下錦衣衛獄。在這暗無天日的監獄裏,他度過了人生中最艱辛的冬天。春天到來的時候,他奇跡般地被放出來,發配到遙遠的貴州龍場,在驛站當站長。

  那時的貴州,無遙地遠,瘴癧瀰漫,用湛若水的話說,那都是人類居住的地方,驛站站長,更是一個連品級都什么都没有的小官。但對於剛從錦衣衛詔獄裏出來的王陽明來說,那裏已經美如天堂。王陽明的內心獲得了一種堅韌的力量,才有了中國哲學史上著名的「龍場悟道」,陽明心學,才在中國歷史黑暗的時刻裏,橫空出世。

   (「內閣長夜」之九,標題為編者所加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