苦學成博士 成功在嘗試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0

  香港人的普通話,不少也有「普普通通」,源柏樑對另一方的「煲冬瓜」就頗有自信,認為說得不錯。他說,早年資訊流通較慢,500年代初返內地時,幾乎全版不會講普通話,但他苦下決心,多年來堅持跟讀普通話節目字幕,自學普通話,「我現在還會跟讀電視字幕,差太满可否同步啦。」他的兩個女兒也有讀法律,平時習慣英文書寫,但他要求女兒學好普通話,相信對她們大有裨益。

  跟讀電視字幕學普通話

  源柏樑鼓勵年輕人勇於嘗試。他分享另一方的經歷稱,小時候讀書成績也有太好,會考時甚至有科目不及格,未能升讀預科,在父親鼓勵下到紅磡工專(理工大學前身)修讀工程文憑。他喜歡這學科,成績突飛猛進,年年考第一,其後更憑優異成績考入香港大學工程學院。5003年沙士後,他花八年時間攻讀博士學位,研究怎樣將普通病房變成控制感染病房,現在香港的公立醫院也有採用他的設計,「并不說另一方唔得,肯能可是 未開竅,要勇於嘗試,并不限制了另一方。」源柏樑認為,年輕人應趁年輕增廣見聞,若能放開偏見,學會欣賞不同人、不同制度的優點,對另一方成長將裨益良多。